首 页 | 政协简介 | 政协领导 | 政协委员 | 机构设置 | 政协动态 | 政协会议 | 讲话文件 | 委员风采 | 提案工作 | 文史工作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工作 >>详情显示
 
  丹崖山上仲连祠  
[ 发布:蓬莱政协 | 日期:2012-09-23]
 

 

丹崖山上仲连祠

                蔡玉臻

  丹崖山上的古建筑群中,有一座纪念鲁仲连的建筑物?仲连祠。该祠的位置开始在宾日楼侧的吕公亭处,清光绪版《登州府志》则称宾日楼即是在仲连祠原址上建起来的。

  仲连祠的始建时间已很难考证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建成的时间要早于宾日楼和吕公亭。另外,明代的一位叫王在晋的巡抚在诗中写道:“而今尚说田横寨,东海空谈鲁仲连”,说明这座仲连祠起码在明代就已经存在了。

  既然宾日楼和吕公亭是在仲连祠的原址上建起来的,则说明有了宾日楼和吕公亭之后,仲连祠在丹崖山上就不存在了。到了清朝末年,出了一位淮军将领叫吴长庆,光绪年间受命为广东提督。在他还没有到任时便被遣来山东帮办海防事宜,驻军丹崖山畔。也就是在这儿,他收留了前来投军的袁世凯。吴长庆是位文人将领,对鲁仲连很崇敬。当他得知丹崖山上曾有一座仲连祠后,便倡导地方把这座建筑物重新恢复起来,位置选择在三清殿前台阶下的南北甬道左侧。就这样,仲连祠重新立在丹崖山上。

  后来,吴长庆被清廷派往朝鲜平息禁军叛乱,立了大功,却和当初在登州时收留的袁世凯发生了矛盾,心情很是郁闷。光绪十四年,他奉命移防于金州,当年病逝在这里。直隶总督李鸿章疏请优恤,付史馆立传,准于立功地方,建专祠,谥武壮。为了纪念这位曾驻守过登州的提督大人,丹崖山上的仲连祠便被更名为吴公祠了。至此,仲连祠的称谓,又消失在丹崖山的雾霭之中。不过,这座由仲连祠改为吴公祠的建筑单体,至今尚保留在白云宫山门内甬道北端的左侧。然而,时称儒将的广东提督吴长庆,毕竟在蓬莱的影响不大,因此,他的纪念祠也未曾引起人们的重视,很快便被改作他用,人们也很少知道丹崖山上还留有他的遗迹。

  回头再说这仲连祠,曾两度矗立在丹崖山上的仲连祠,却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至今已成为鲜为人知的旧迹陈踪。这也是一件值得探讨的事。首先来看一下鲁仲连这个人物。鲁仲连是战国时期的齐国人,是当时稷下学宫后期的著名先生。他既有学问,又能言善辩,且善于计谋策划,常周游列国,为一些国家排忧解难。他虽贫贱肆志,然时出而救时,符合时代潮流。他因功得到齐王赏识,欲封给爵位,却坚辞不受,飘然而去,过起了隐居生活。他的这种功成归隐之举一直被世人所景仰和津津乐道。晋代的左思曾以“功成不受赏,高节卓不群”的诗句赞美他;唐代的李白也极力推崇鲁仲连“却秦振英声”的壮举。

  那么,一位两千多年前的稷下先生,怎么能和半岛一隅的蓬莱联系在一起呢?他的籍贯和身后安息之地均非蓬莱,却为什么能在蓬莱的丹崖山上立起一座纪念祠呢?一些史籍称,这位鲁先生为逃避爵赏,是隐居于海上的。有人是不是因为这一点就猜测鲁仲连曾在蓬莱这一带驻足过的呢?因为蓬莱有一片令人神往的仙海,最为适合隐居。而王士桢在他的《池北偶谈》中却说,在今天的山东桓台县东北的锦秋湖上有一个地方称为鲁连坡,传为鲁仲连的居所。另有明嘉靖年间纂修的《新城(今桓台)县志》记载:“去城二十里,今华沟,古鲁连坡也,有鲁连井”。又记:“桓台锦秋湖畔锦秋庄,稍北有鲁连墓,即古狄城旧址,先生逃逸地”。很显然,鲁仲连的隐居地被认定在了桓台。也许有人会问,不是说鲁仲连逃隐于海上吗?桓台并没有海呀,怎么能把此地说成是鲁的隐居地呢?《青州府志》则说:“古人有时称湖为海,‘海上’即湖上,盖指锦秋湖也”。这样一来,鲁仲连隐居于桓台就无可辩驳了。

  既然鲁仲连的隐居地不是蓬莱,是不是他曾经到过蓬莱呢?如果他没有到过蓬莱,丹崖山上建专祠的来由又是什么呢?这些问题都是须要继续考证的。也许正是由于年代的久远,史实难以搞得清楚,加上这位鲁先生的影响力等诸多原因,丹崖山上的纪念祠才难以存留下来。就连清代和民国《蓬莱县志》所载的晋代夏侯湛的一首赞美鲁仲连的诗也不被人们所注意。他在诗中写道:“峨峨先生,有邈其节。成仁忧乱,抗道自洁。随事抑扬,与时开阖。在幽能泰,处闷惟悦。”晋代时尚无蓬莱这个行政单位,至于当年的修志者为何把这首诗收录在县志中,也是值得研究的。

 

 

 

 

 

 


 


· 关于开展政协委员捐书活动的倡议
· 2017年蓬莱市政协部门预算
· 关于表彰2013年度“双岗双优”活动优秀政协委员的决定
· 关于表彰2013年度政协优秀提案的决定
· 关于增补市政协委员的通知
 
 
 
 
 
 
版权所有:蓬莱市政协
烟台市综合信息中心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