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政协简介 | 政协领导 | 政协委员 | 机构设置 | 政协动态 | 政协会议 | 讲话文件 | 委员风采 | 提案工作 | 文史工作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工作 >>详情显示
 
  中日甲午之役轶事  
[ 发布:蓬莱政协 | 日期:2012-10-20]
 

 

中日甲午之役轶事

 

  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山东半岛的主战场在威海,但是战火却已波及到蓬莱,也就是说,蓬莱也有战事。

  1995年版《蓬莱县志》载,甲午之役日舰多次侵入蓬莱海域,炮击县城和蓬莱阁。为了抵御日军的入侵,清政府将登州沿海船只逐一编号联保,训练强壮水手,以备调用。同时,还将山东巡抚李秉衡派到登州督办海防,募练防营,并于田横山增筑了三座炮台。

  另有《蓬莱文史资料》称,甲午战役中,日本军舰侵入蓬莱海域共有四次,分别是旧历甲午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和翌年的正月初一及正月二十七日,并说正月初一(1895126日)那次入侵,日舰的炮弹击中了蓬莱阁主阁后墙壁“海不扬波”刻石上的“不”字。

  关于这次战事的史实,见诸文字的还有如下几条。《山东近代史资料》称,1895118日,日本军舰“吉野、浪速、秋津洲突攻登州甚急……有开花弹落入城内,居民骇窜”。民国二十三年出版的一本由郭岚生撰写的《烟台威海游记》中谓:“蓬莱阁西北面有山曰北山,上有炮台三座。甲午中东之役,水师长官夏辛酉(曹州人)及秦傅二统领据此以拒日军。自是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至翌年正月初一日,日军凡三次来攻,我国炮沉日舰三只于登州域北海面。”夏辛酉的儿子夏莲居在《山东文史资料》上刊发的文章《山东独立前后》中则说:“甲午之战,我父在登州督师抗日,打沉日寇的两只船,保卫了国土。”在蓬莱阁上的一段残碑中也断断续续记载了这次战事:“……二十三、四连日……横行海岛,东侵……岁元旦及念七日先后来攻,提督郓城夏公督……镇昌邑傅公等往来海上,悉力防御,迎机开炮,击……退,府城克全,百姓安堵,侦谍既勤,周知敌势,坚壁……无抚,使民无惊,威海所庇,万家感戴,勒此上……”碑存残款为“……宫国子监祭酒郡人王□荣撰文,申阁邑绅庶公立。”据撰文人的籍贯、官阶、时代分析,其人应是福山王懿荣。王懿荣是一位很有学问的高官大吏,他的碑文也当然应该是有份量的。

  如此看来,中日甲午之役蓬莱守军曾击沉过日舰一事或可视为信史了。然而,有一疑点却总是令人不能理解。人所共知,当年在这次战役中被击沉的邓世昌的致远舰,残骸一直留存在海底,而这位夏提督号称击沉的两艘日舰踪影在哪里呢?当时架设在田横山上的大炮射程不会很远,被击沉的日舰理应就在极易发现的近海,而一百多年以来,人们在这片海域却连片铁只钉都没有发现,这是怎么回事呢?

  在蓬莱阁上曾有一位主阁事的姓庄的道士,他的说法倒成了这一历史事件实情的另一种版本。据他说,那位水师长官夏辛酉并不是什么值得赞扬的英雄。正月初一那次日舰海上侵扰时,这位夏统领立即率部队从田横山上撤下来,退到了水城的西城墙内侧隐蔽起来。他们虽然言称在此躲藏的目的是准备同登陆的日军进行肉搏,但是老百姓却心里明白,他们是伺机逃跑。而当时有一位姓曹的炮长并没有随部队一起逃下山,仍然坚守在阵地上。当日舰渐渐逼近时,他激于义愤竟然自作主张猛发一炮,炮弹恰恰击中了日舰,打了一个大窟窿。日舰敌兵见事不好,迅速挂起白旗投降。而这位孤身一人的曹炮长既无法前去受降,也无力再去发炮,就那么眼睁睁地瞅着另外两艘远处观望的日舰慢慢开过来把受伤的舰艇拖走。事过之后,那位夏提督赶回了阵地,先是责打了曹炮长40军棍,以惩罚他擅自开炮之过,后来又发给他纹银五百两,以奖励他的抗敌有功。

  对于甲午之役蓬莱海域这一战事的两种版本的说法,究竟哪个可信,恐怕不难回答。首先应该肯定的是,在这次日军的侵扰当中,并没有日舰被击沉。1995年版的《蓬莱县志》中也肯定了这一点,谓:“光绪二十一年正月初一(1895126日),日舰三艘炮击县城,守军开炮还击,击伤日舰一艘。日舰逃跑。”

 

 

 

 

 

 


 


· 关于开展政协委员捐书活动的倡议
· 2017年蓬莱市政协部门预算
· 关于表彰2013年度“双岗双优”活动优秀政协委员的决定
· 关于表彰2013年度政协优秀提案的决定
· 关于增补市政协委员的通知
 
 
 
 
 
 
版权所有:蓬莱市政协
烟台市综合信息中心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