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政协简介 | 政协领导 | 政协委员 | 机构设置 | 政协动态 | 政协会议 | 讲话文件 | 委员风采 | 提案工作 | 文史工作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史工作 >>详情显示
 
  杏花村与卧龙岗  
[ 发布:蓬莱政协 | 日期:2012-12-21]
 

 

杏花村与卧龙岗

 

  在几种版本的《蓬莱县志》中,均载有杏花村与卧龙岗这两处地名。这两个地方都在旧时蓬莱城南郊,杏花村在今天的司家庄村左侧,卧龙岗在今天的诸谷一带。这两个地方都与明朝时蓬莱城里陈氏望族的一对父子??陈鼎与陈其学联系在一起,杏花村是陈鼎的居所,卧龙岗却是陈其学的安葬地。

  这两个地方之所以能够载入地方史册,于其主人的身份及声望是分不开的。

  陈鼎是明弘治年间丁丑科的进士,官至兵部侍郎、都察院左都御史、应天府尹。他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当时,正德皇帝不理朝政,荒淫无度,导致奸?当道。陈鼎看不惯太监廖堂和刘瑾等人的专横跋扈欺上压下行为,便当朝予以揭露并与其辩论,致使一伙宦官对他怀恨在心,罗织罪名上奏皇上,将他下狱三个多月。后幸有兵部主事王守仁和吏部尚书杨一清的联本力保,才免于死难。

  出后的陈鼎回到故里,因其住处离登州府衙太近,来往同僚认识较多,有时见面觉得尴尬,便在城南的密水河畔选择了一块地方,筑起一茅舍独居。这里山影远衬,杏林环绕,每当春来,花枝烂漫;门前小桥流水,声如佩环,置身其中,倒有几分世外桃源之感。陈鼎即兴将自己的居所命名为杏花村,自称杏坞野叟,好不超脱欣然。同僚王守仁有感于陈鼎的特立独行,曾赠诗曰:“碧桐鸣凤倚云端,风彩轩轩动百官。气毓东山春色爽,虹随南斗剑光寒。峥嵘路上知谏客,潦倒危途始识韩。一饭敢忘鸡黍义,百年心事静中看。”

  杏坞野叟陈鼎在杏花村度过了自己的晚年,去世后安葬在城南三里桥陈家祖墓园。

  陈鼎的儿子陈其学,为明嘉靖甲辰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赠太子少保,谥“恭靖”。

  从官职来看,陈其学是继陈氏一世祖陈迪之后最为显赫的一位。在他之后的数代后人中,也都没有达到他的官位。因此,陈氏族人总是以他为荣。他为官的时间也比较长,被称为三朝遗老,一代伟臣。并且能文能武,既在京城做过文臣,又在边关任过武将。但是查遍明史,却并无记载他的只言片语。在蓬莱县志中,介绍得也十分简单,只写到他“才识疏通,性资沉毅。在边塞做官时,数彰挞伐之功。任刑部时,断案明哲,不徇私情”等。他的功绩,大多是他的族人根据陈氏族谱和他的墓志铭以及其他口碑资料整理出来的,也不外乎他的性情如同其父,刚正不阿,抑恶扬善,纠弹不避权贵,在朝中与?臣严嵩等作斗争,被贬后戍守边关,为保卫边疆,防止叛乱,屡建战功等等。

  陈其学的晚年也是在家乡蓬莱度过的,85岁去世。他并没有与其父一起葬在三里桥陈氏祖墓园,而是选择了诸谷新墓地。这里是一道岭岗,俗称卧龙岗。卧龙岗西麓有一道清泉,泉水清澈,四季不涸,被称为卧龙泉。

  陈其学在自己选择的风水宝地安睡了不到400年,结果,在激情燃烧的岁月里,卧龙岗同样没有逃过洗劫的噩运。经过1958年的平坟运动和“文革”的横扫蛇神,陈氏墓园从掘坟扬骨,到砸碑毁迹,陈其学的墓冢被夷为平地,墓碑石坊等全被填埋进梁家疃村前的河套里。

  而今,杏花村和卧龙岗,两个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名字,都成了人们遥远的记忆。有意思的是,不管是当年陈鼎的居处杏花村,还是陈其学的墓地卧龙岗,都变成了一片高楼华屋。不同的是,建在当年杏花村一带的楼宇,也许觉得这位府尹大人的居所名字很雅,便把原名改动一字,命为杏花苑。而卧龙岗上的楼区,却是另外的命名。居住在这里的人们,既不知道这里就是当年的卧龙岗,也不知道这里曾埋葬着一位刑部尚书陈其学。

 

 

 

 

 

 


 


· 关于开展政协委员捐书活动的倡议
· 2017年蓬莱市政协部门预算
· 关于表彰2013年度“双岗双优”活动优秀政协委员的决定
· 关于表彰2013年度政协优秀提案的决定
· 关于增补市政协委员的通知
 
 
 
 
 
 
版权所有:蓬莱市政协
烟台市综合信息中心技术支持